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随笔 > 详细内容

新闻中心

刑事视角|医院工作人员介绍“领养”儿童的责任认定

发布时间:2022-04-13来源:

近日,电影《亲爱的》原型孙海洋终于见到了被拐走的儿子孙卓,14年的坚持不懈,终换回团圆的结局,相逢的每一个画面,每一声痛哭,每一滴眼泪都凸显着亲情的珍贵。这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办理的一个拐卖儿童案件,该案与孙海洋案的不同之处在于,将孩子交予收养方的,正是孩子的亲生父母。

一、【基本案情】

甲之前系某医院的业务部门的主任,主要负责招揽患者至医院就诊。乙至某医院检查后,听从接诊医生劝告,生下孩子,找人领养。甲向乙确认过后,联系了之前向其请托帮忙留意有无弃养孩子的丙,丙确认想要孩子。后乙在家中自行生产,甲收到通知后与丙一同前往,并带乙与孩子前往附近医院检查、治疗,当日,丙向乙转账10000元。几日后,丙向乙转账35000元,并在医院将孩子抱回自己家中,并向甲发了1888.88元的红包。

二、【争议问题】

乙出卖亲生子女的行为是否构成拐卖儿童罪,而为其居间介绍的甲是否属于拐卖儿童罪的共犯?

三、【法律规定】

先来看看司法解释对于父母出卖亲生子女的规定,2010年两高两部《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

第16条,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的,应当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

第17条,要严格区分借送养之名出卖亲生子女与民间送养行为的界限。区分的关键在于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获利的目的。应当通过审查......综合判断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获利的目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属于出卖亲生子女,应当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

......

不是出于非法获利目的,而是迫于生活困难,或者......属于民间送养行为,不能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

第21条,明知他人拐卖妇女、儿童,仍然向其提供......或者其他帮助的,以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共犯论处。

显然,父母出卖亲生子女是可以构成拐卖儿童罪的,但必须以非法获利为目的,而为之提供帮助的人,属于共犯。因此,上述案例中甲、乙的行为定性如何,就要从他们的在全案中的各种客观表现去综合判断。

四、【办案经过】

1、抓取事实

经过阅卷与会见甲,可以确认以下基本事实:

(1)乙已育有三个孩子,家庭极度贫困,甲对此知情;

(2)乙曾在某医院反复要求堕胎,但因孩子周数过大,堕胎违反规定且会有生命危险被医生拒绝;

(3)乙在某医院产检期间,丙与家人曾前去探望,双方对收养孩子的问题进行了交流;

(4)甲、乙、丙三方之间都未对收养孩子的费用有过商议;

(5)甲查看过丙不孕不育的病例报告,了解过丙的经济情况;

(6)甲与丙从未对好处费有过约定或商量。

2、法律分析:

首先,决定将孩子送养的是乙,甲在整个过程中起到的更多的是介绍双方认识的作用,因此甲的刑事责任是与乙直接挂钩的,须优先去判断乙是否构罪。

(1)乙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意外怀孕之后,家庭已经无力再抚养肚中的婴儿,因此乙准备去某医院堕胎,但由于时间拖延较久,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引产时间,且被医生告知,即便强行堕胎,也会有生命危险,迫于无奈之下才选择将孩子生下。我想,尽管乙感知到自己怀孕后没有第一时间去医院,但下定决心不让自己的孩子出世并不容易,情有可原,而非有意拖延。因此,虽然孩子生下几日后,就被丙抱走,但结合乙在是否生产这件事上的犹豫不决与矛盾心态,证明其并非出于“将生育作为非法获利手段” 的想法下允许丙带走孩子。

(2)乙送养孩子的原因,在于一个穷字。正如电影《我不是药神》中,“张长林”告诫“程勇”的,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此前我总觉得,一个家庭再怎么困难,其他方面差一些,但孩子的基本生存是可以保证的,但是看到众人笔录中对于乙家里的描述,我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家徒四壁,环顾四周,屋内甚至没有一张可以坐的凳子。乙生产之时,躺在老旧的浴缸,用一把生锈的大剪刀割断脐带......我无法想象一个母亲是如何照料三个孩子的,但第四个孩子的出生一定会成为压垮这个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

(3)乙在医院产检时,丙前来探望,在聊天的过程中,乙得知了对方想收养孩子的原因,也知道了对方的家庭条件,并希望丙能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而丙将孩子抱走之前,乙也禁不住的流泪道,一定要对孩子负责。以上种种表现,都充分体现出一个母亲对于自身孩子的依依不舍与关怀。她关注收养方的经济条件,希望孩子的物质生活能有保障,她也关注收养方的收养原因,确认对方是诚心收养。因此,乙也不符合“明知对方不具有抚养目的,或者根本不考虑对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为收取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情形。

(4)乙从未向丙主动要求过“检查费”、“营养费”,而是丙出于关怀孩子生母的想法,自行给予的钱款,而乙对于上述钱款都是默然接受,并未刻意关注钱款多少,也未有讨价还价的情况。乙的上述行为可以证明,她并没有积极追求钱款的心理。

(5)乙收取了共计45000元的钱款,那该金额是否过高,是否属于“巨额财产”,需要分开来看。第一笔的10000元系丙交付给其让其至医院检查、清宫的费用,也被乙实际运用到治疗,因此不能将之计入“非法获利”的钱款范围之内。另外一笔35000元系丙以“营养费”、“月子费”的名义交付给乙的,结合当地物价水平与市场上术后恢复所需花销情况来看,该笔钱款也不属于“巨额财产”。(具体判断方法在笔者《父母送养亲生子女的罪与非罪问题》一文中已具体论述,在此不再赘述)

综上,根据乙将孩子送人的背景和原因、收取钱财的态度、丙具有抚养目的和能力等事实综合判断,乙在送养亲生子女时虽然收取了一定数额的钱财,但其收取钱财用于生育及产后身体康复花费,不具有非法获利的目的,即乙并不符合将子女作为商品出卖的情形,亦不构成拐卖儿童罪。

其次,在乙不构成拐卖儿童罪的前提下,居间介绍人同样无需负刑事责任,但仍应对其行为进行评价与判断,以深入分析居间介绍人的责任认定问题,其中的关键在于,甲是否明知他人出卖亲生子女而予以帮助。

(1)甲对乙的家庭条件困难,且有三个小孩的情况是知晓的,去过乙的家中后,也能够对上述情况予以确认,因此,甲对乙的送养原因是了解的,其主观上并不会认为乙是为了卖孩子才答应送养。

(2)甲对于丙的情况作了实质性的核查,要求丙提供不孕不育的病例,并详细询问了丙的家庭情况,工作收入及住址,确定了丙确实有收养孩子的想法及保障孩子成长的能力。因此,甲确实在用心寻找抱养人,证明其并非想要帮助乙出卖孩子。

(3)甲在本案中并未要求丙必须给乙多少费用,所有的费用都是丙自行给付的。并且,甲也不清楚最后乙收到了多少费用,证明其主观上并没有帮助乙出卖孩子获取钱款的目的。

(4)甲从未要求乙或者丙给予好处费、介绍费,也没有任何一方曾提出过事后会给予其好处费,其在介绍的时候没有考虑过自己能够拿到好处费,也不知道自己能拿到好处费。尽管最后收到了1888.88元的钱款,也无法认定甲在介绍时就存在谋利目的想法,即行为与目的并不同时存在。

(5)甲陪同丙到产妇家里,后又送孩子去了附近医院,该行为不能认定为拐卖儿童罪规定中的中转行为。拐卖儿童的中转行为,属于点对点的运送模式,主观意图在于将孩子从卖方送至买方。甲陪同丙至乙家中之后,当即将孩子送往医院诊治,并送乙至医院进行清宫手术,其主观目的并非将孩子接送至丙的控制之下,而是要确保孩子的健康安全,孩子到了医院后就直接进入了保温箱,客观上也不可能处在丙的控制范围内。因此,不能认定甲送孩子去医院的行为属于中转行为。

综上,无法证明甲明知乙是想要出卖亲生子女而故意予以居间介绍,事后收取的钱款也无法体现行为时非法获利的犯罪目的,亦不能认定其具有单独的犯罪地位,因此,甲亦不构成拐卖儿童罪。

写在结尾:

律师的工作当然不应随着案件的落幕而停止,引用申同所杨林兵律师在“从女教师与千万富翁争夺抚养权案,谈律师的「是非观」” 一文中的一句话——“孩子是幸运的,是妈妈用生命换来的,我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他妈妈更爱他,除了妈妈,没有谁能为他的幸福愿意穷其一生所有”。目前,尽管孩子得到了更好的物质条件,但丙除此以外能否给予其他层面的照料,我们不得而知,丙是否能十年如一日得将孩子视为己出,我们亦不得而知,丙之后若通过试管婴儿等方式有了自己的亲生子女,又是否还会对这个孩子给予充分的关爱,我们同样不得而知。我也时常在想,待孩子长大,是要一辈子将其蒙在鼓里,生活在楚门的世界,还是告知他真相,让他追寻亲生父母的脚步,这样的矛盾与煎熬将会成为收养家庭永远要面对的难题,而一旦得知真相,这个孩子面临的冲击与纠结,也会成为他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无论他做出什么决定,也许都会留有遗憾。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15006180450

二维码
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