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随笔 > 详细内容

新闻中心

吴某某等与陈某某、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崇安支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22-04-08来源:

· 法院: 无锡市北塘区人民法院

· 案号:(20XX)北民初字第1XXX号

原告吴某某。

原告苏某。

委托代理人郝孝伟,北京市盈科(无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某某。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崇安支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无锡市中山路58号。

负责人唐志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崇安支公司总经理。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惠山支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高力汽车博览城40号-105-108。

负责人张军,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惠山支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祎(受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崇安支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惠山支公司的共同特别授权委托),江苏吕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某某、苏某与被告陈莫某、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崇安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崇安支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惠山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惠山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1月13日立案受理后,于2014年12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后依法裁定转为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吴某某、苏某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郝孝伟,被告陈某某,被告人保崇安支公司、人保惠山支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陈祎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某某、苏某诉称:××患者,在101医院住院治疗期间,于2014年6月17日请假外出,乘坐吴进福驾驶的小客车,与陈某某驾驶小轿车相撞,致包括吴某来在内的小客车内人员不同程度受伤,该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陈海洋负主要责任。

吴某来受伤后就医,花费医疗费40608.51元,后吴某来继续治疗癌症,治疗无效,在被送往老家途中死亡。

为报销医疗费,吴某来借用了吴某水的身份证,住院时使用了“吴某水”的姓名。

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医疗费40608.5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元(18元/天*10天)、死亡赔偿金6869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丧葬费28992.5元、办理丧葬事宜人员的误工费2100元、交通费500元,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部分由保险公司在商业险范围内承担50%的赔偿责任,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陈某某辩称:其原已垫付28000元,超出其应赔偿部分要求返还。

对商业险医疗费部分的理赔同意扣除非医保用药8000元。

其他同意保险公司意见。

被告人保崇安支公司、人保惠山支公司辩称:交警事故认定书及就医材料上的姓名均为吴某水,对本案死者的真实身份有异议。

交通事故仅导致受害人胸骨骨折,并不会导致死亡,受害人本身患有××,死亡与交通事故无关。

对就诊期间的部分医疗费与交通事故的关联性有异议,对商业险医疗费部分的理赔要求扣除非医保用药8000元。

经审理查明:2014年6月17日12时许,被告陈某某驾驶登记在其名下的苏B×××××小型轿车在中山路由西向东行驶至凤翔苑前掉头时,遇吴某某驾驶未定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的苏B×××××小型越野客车,车内乘坐吴某姑及“吴某水”在中山路由东向西直行,结果发生碰撞,致吴某某、吴某姑及“吴某水”不同程度受伤、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

本次事故经无锡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北塘大队认定陈某某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吴进福承担事故次要责任。

苏B×××××小型轿车在人保惠山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在人保崇安支公司投保了商业险(限额50万元)及不计免赔险,保险期间自2013年11月27日0时起至2014年11月26日24时止。

事发后,“吴某水”被送至101医院救治。

据101医院病历记载,“吴某水”于2014年5月13日至无锡九院查胃镜示:食管占位,食管粘膜活检病理示:低分化癌,倾向于鳞癌,建议做免疫组化进一步分型,5月14日的全腹部CT示:食管下段贲门处Ca并肝脏及小网膜囊、后纵隔淋巴结多发转移(融合成团)等。

5月19日,“吴某水”至101医院血液肿瘤科住院治疗,于5月21日予DCF化疗一周期,5月26日的CT示:食管中下段及胃部恶性占位,纵隔偏右侧及肝脏右叶内多发转移瘤等,于5月29日行食管支架置入术,于6月4日开始行食道病灶放疗等。

6月17日13:40左右,“吴某水”请假外出,乘坐汽车行驶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后,被送至101医院急诊,胸部CT示:胸骨骨折。

后暂停放疗,至胸外科住院治疗,于2014年6月27日出院,此期间发生的医疗费为40608.51元。

6月30日,“吴某水”再次入住101医院血液肿瘤科,完成放疗。

7月2日凌晨3时,“吴某水”咳嗽后突发呕血为鲜血,晨起解黑便,考虑消化道出血、失血性休克,经家属要求,予以出院。

另查明,吴某来(男,1957年12月28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汉族,住福建省安溪县感德镇华地村大坪仑3号)于2014年7月3日死亡,于7月4日火化。

原告吴某福、吴某花、吴某兰、吴某姑系吴某来的子女,原告苏稳系吴某来的母亲。

吴某水(男,1956年7月6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汉族,住福建省安溪县感德镇华地村大坪仑5号)与吴某来系兄弟关系。

陈某某事发后曾在交警队陈述,事发时,对方车上有三人,后排是一个老头,老头是101医院重症监护室刚出来的,是食道癌晚期。

本院也向交警队进行了调查,其陈述,该事故一方为陈某某,另一方为吴某某,车上三个人,以父子女相称,当时称父亲已是××病人,姓名是他们自己申报的。

为证明本次交通事故伤者的真实身份系吴某来,原告方申请吴某水出庭作证,吴某水陈述,吴某来系其弟弟,其因吴某来被车撞了,在2014年6、7月份来过一次无锡,待了7、8天左右。

其没有在101医院看过病,只是去看过吴某来。

其没有大的疾病,不过也没有体检过。

大概在2014年5月份,其侄儿吴某某打电话给其说因吴某来没有办理合作医疗,其有合作医疗,可以报销医疗费,故向其借用身份证。

其和弟弟吴某来长相很相像,吴某来稍微高2、3公分,胖一点,身份证上看不出来差别。

原告方并提交了吴某水于2015年3月30日至南安市医院的检查记录,该院CT显示:肝胆胰腺及双肾等未见明显异常。

为证明受害人死亡与交通事故的关联性,原告方申请证人潘某出庭作证,潘某陈述,其系101医院的胸部外科医生,患者急诊时,还在肿瘤科住院,当时影像片显示是胸骨骨折,就在其科室进行保守治疗,抗感染及营养支持,后复查CT,病情好转,但完全痊愈,起码要三个月,因已经影响到食管癌的治疗,故就转回肿瘤科室治疗。

从影像片看,胸骨骨折不会影响食管支架,因为放化疗之后骨质跟普通人相比会比较脆弱,外伤后更容易骨折。

胸骨骨折会出血,但和食管之间还是有间歇,只会导致纵隔的血肿。

××病人的癌症治疗受到耽误而加重。

双方对该证人证言无异议。

关于事故伤者的死因及死亡与交通事故的关联性,本院向鉴定机构做咨询,其认为死亡具体原因不明不能进行关联性判断。

××患者的病历记载及拍片显示,其意见为,7月2日患者呕血鲜血、黑便,是消化道出血的症状,考虑死因为消化道出血、失血性休克,但导致消化道出血的原因比较复杂,有可能是患者术后并发症,也有可能是自发的穿孔等。

患者交通事故致胸骨骨折,从CT片看,胸骨骨折未明确影响到食管支架,但胸骨骨折的治疗中断了患者的化疗,不排除诱发溃疡的加速,而且外伤也不排除系导致出血的诱因。

现无法准确判断骨折是否碰触支架导致出血,不能给出外伤与自身疾病对死亡的因素的比例,但考虑溃疡导致穿孔出血的可能性较大。

关于事故伤者的用药情况,被告方认为注射用二丁酰环磷腺苷钙(金额1058元)、注射用胸腺法新(金额1242元)、脾氨肽口服冻干粉(金额1533元)、脾多肽注射液系治疗癌症(金额1780元)用药,非外伤用药。

对此,本院向101医院做了咨询,其意见为,注射用二丁酰环磷腺苷钙是用于营养心肌的,与治疗癌症无关,注射用胸腺法新、脾氨肽口服冻干粉、脾多肽注射液均系用于提高免疫力的,注射用胸腺法新、脾氨肽口服冻干粉可以用于治疗肿瘤,但并非专门用于治疗肿瘤,也可以用于免疫支持,脾多肽注射液虽说是治疗肿瘤用药,但也是免疫调节剂。

四种用药都可以用于外伤,因为患者系癌症,为治疗外伤辅助治疗,也是必须的。

对吴某来于事故发生前已经在无锡居住生活满一年,原告方提交了户籍信息证明一份、无锡市滨湖区荣巷街道太康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一份及申请证人杭某出庭作证。

户籍信息证明载明吴某来暂住地为无锡市新区旺庄街道红旗村李夹里48号,2012年4月26日发证,2013年8月23日离开。

社居委出具的证明载明吴某某、吴某珍、吴某来等三人自2013年4月以来一直居住生活在太康社区的蓓蕾新村27号102室。

杭某陈述,其系蓓蕾新村27号102室的房东,现在房子租给小吴,租了有两三年了。

租的当时小吴和老公还有很小的小孩一起,夫妻双方都是福建人,后来说要把自己的公公婆婆接过来一起生活。

2014年6月25日,陈某某曾为赔偿事宜,与吴某某等自行协商达成协议,陈某某给付了28000元作为补偿款,后因医疗费的赔偿金额,双方产生争议。

诉讼中,双方当事人均表示按照法律规定重新进行赔偿。

该交通事故另有两名伤者吴某姑及吴某某,根据生效判决,人保惠山支公司已经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内赔偿吴某姑2282元,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内赔偿吴某某2533.62元,财产损失限额内赔偿吴进福车辆修理费2000元,人保崇安支公司在商业险范围内赔偿吴进福1960元。

上述事实,由事故认定书、驾驶证行驶证复印件、交强险商业险保单复印件、入院记录、手术记录、出院记录、票据、用药清单、咨询笔录、证明、出庭证人证言、本院(2014)北民初字第1617号、第1618号判决书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

根据事故发生时陈某某的陈述及交警的调查情况,××吴某水的陈述及其检查情况,可以确认交通事故受害人系患有××人,确认为吴某来。

吴某姑、吴某福、吴某花、吴某兰、苏某作为吴某来的法定继承人,可以作为本案的权利人主张权利。

因事故责任车辆在人保惠山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故人保惠山支公司首先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后,不足部分,因陈某某方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在人保崇安支公司投保了商业险,故由人保崇安支公司根据保险合同在商业险限额范围承担陈某某方的赔偿责任,即70%的赔偿责任。

现虽不能对交通事故与吴某来死亡关联性作出鉴定,但依据死者生前就诊情况,并参考鉴定机构的咨询意见,可以确定吴某来的死亡与交通事故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本院在死亡损失项目下酌定交通事故对死亡的关联性为25%的比例。

关于损失范围:医疗费40608.51元,有相应票据佐证,保险公司提出的异议有一定的合理性,医疗费酌定扣减1500元予以赔偿;住院伙食补助费180元(18元/天*10天),予以确认;原告方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吴某来事故发生之前已经在无锡居住生活满一年,故死亡赔偿金应适用城镇标准,计算为686920元(34346元/年*20年);丧葬费,按照江苏省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六个月的金额,应计算为28992.5元(57985元/年*6个月);事发后亲属为办理受害人丧葬事宜、处理事故产生交通费和误工损失实属必然,本院酌情认可交通费500元、误工损失2100元;由于本次事故造成吴某来死亡给其近亲属带来精神痛苦,根据陈某某的过错程度及交通事故对死亡的关联度,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8750元。

原告方主张在交强险范围内优先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

对商业险医疗费的商业险理赔,保险公司与陈海洋均同意商业险医疗费的理赔扣除非医保用药8000元,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确认。

综上,人保惠山支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内赔偿5184.38元,在交强险伤残限额内赔偿11万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8750元)。

人保崇安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73137.58元,陈某某赔偿5600元。

陈某某已经给付的28000元,应作为垫付款予以折抵,超出其应赔偿的金额在保险公司的赔偿款直接向其返还。

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 、第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 第一款 、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十九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惠山支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吴某姑、吴某福、吴某花、吴某兰、苏某115184.38元。

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崇安支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吴某姑、吴某福、吴某花、吴某兰、苏某73137.58元。

三、上述赔偿款中支付吴某姑、吴某福、吴某花、吴某兰、苏某165921.96元,支付陈某某224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770元,由吴某姑、吴某福、吴某花、吴某兰、苏某负担1130元,由陈某某负担264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高鑫

审判员李家先

人民陪审员徐惠玲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三日

书记员王君杰

本案援引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

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

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十八条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被侵权人为单位,该单位分立、合并的,承继权利的单位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被侵权人死亡的,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人有权请求侵权人赔偿费用,但侵权人已支付该费用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

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

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15006180450

二维码
线